科洛尼亚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坐骨神经痛的小神方 [复制链接]

1#

来源:《杏林集叶》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作者:郭永来

原标题:坐骨神经痛证治一得

声明:版权归来源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有不当使用请联系我们

坐骨神经痛证治一得

坐骨神经痛是现代诊断病名,典型的坐骨神经痛证状是:沿着坐骨神经分布区,自腰骶部经臀部,大腿后部,小腿后外侧,并向足趾放射性疼痛,疼痛性质剧烈,可呈烧灼性持续性或阵发性加剧,一般多以单侧,也可表现为双侧,多于晚间,阴冷天气,或于弯腰,走路,打喷嚏等肢体活动时加重。一般局部无红肿现象,疼痛的程度也因人而异,不尽相同,虽无生命危险,然而疼痛剧烈者,几至生活不能自理,患者十分痛苦,临床上中西医对此病都少有特效之疗法。笔者对此病探索有年,按中医对痹证与痛痹的病因,辨证论治,针对行痹与痛痹的病因,遵循中医“治风先治血”的经验,对剧烈疼痛的患者,收到了良好的治疗效果,一得之愚,愿提供应同志者验证之。

1.我对此病的认识

坐骨神经痛,中医无此病名,现代一般都把它归入痹证的范畴。内经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这大概可以说是中医对痹证的最早的分类法了,它高度概括了痹证的病因,并根据疼痛的性质,进行了简洁的分型,即:有游走串痛性质的属于风——行痹,疼痛剧烈的属于寒——疼痹,麻木酸痛,固定不移的属于湿——着痹。这种分类方法,当然有失之笼统的一面,然而也仍不失为一种执简驭繁的有效法,所以后世医家尽管在此基础上对痹证的辨证日臻精细,但内经的这种分类法仍旧沿用至今。

诚然,坐骨神经痛一病,套用这种分类法,可能不尽恰当,但根据它的疼痛性质,基本上也还是适用的。那么,祖国医学对坐骨神经痛有没有比较典型的论述呢?我认为《诸病源候论》中提出的“贼风候”颇类似之,其曰:“贼风者………名曰虚风。此风至能伤害于人,故言贼风也。其伤人也,但痛不可得按抑不可得转动,痛处体卒无热。伤风冷则骨解深痛按之乃应骨痛也。但觉身内索索冷,欲得热物熨痛处即小宽;时有汗,久不去重遇冷气相搏……。”可看作是对此类疼痛的生动描绘。当然,古人并不知道有坐骨神经痛这样的名称,但起码观察到了这一类的疼痛不同于一般的风寒湿杂至合而为痹的疼痛,故命之以“贼风候”,从而把它从一般痹证中分离出来,单独列为一候,不知诸君以为然否?

2.治疗

根据以上论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节论,坐骨神经痛一病,它既有同于一般的痹证的普通规律,又有其独特的疼痛特点,那么治疗坐骨神经痛也就可以根据痹证的辨证而予以施治,同时又要注重到它的独特性。根据坐骨神经痛疼痛剧烈和有串痛的这一特点,我们基本上可以把它归入寒与风(痛痹与行痹)的范围中,中医认为“行痹的治法,以散风为主,佐以祛寒理湿,又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更须参以补血之剂;痛痹以散寒为主,佐以疏风燥湿,更参以补火之剂,大辛大温,以释其凝寒之害。(转引自中医内科学,页)根据以上的论述,符合坐骨神经痛有剧烈串痛的特点,我以“治风先治血,血活风自灭,更参以补血之剂为指导方针,又针对坐骨神经痛不同于一般痹证疼痛的特点,选择有强力祛风止痛作用的虫类药为主药,拟全蝎红花汤为主方来治疗此病,收到了一定的疗效,尤其对疼痛剧烈的患者,常能收到药到病除,如鼓应桴之效。

3.全蝎红花汤处方

全蝎10-20克,红花5-15克,威灵仙20-40克,大枣6-10枚,红糖10-20克,(兑化服)

兼寒者或老年人兼寒体弱者,可加炮附子,肉桂各5克左右,肝肾虚者加牛膝,川断,杜仲,以上为成人量。

用法:水煎,一日一剂分二到三次服完,初次服可温复取微汗。

方义:用全蝎熄风镇痉,止痛,红花活血止痛,威灵仙祛风湿止痛,大枣红糖,补血,调合营卫,以防发散太过,全方共奏熄风止痉,活血止痛之功,深合治风先治血,血活风自灭之旨,故能收显效。

4.方中药物简析

(1)全蝎:又名全虫,为钳蝎科动物钳蝎的全虫,有祛风止痛,通络解毒的作用,本方取用全蝎则主要取其祛风止痛的作用,临床观察,全蝎对于各科神经性疼痛都有特效,并不限于坐骨神经痛一证,88年,我在福洞镇卫生院,福洞菜队有一姓王的男子,患肩关节炎,有时向臂部放射性串痛,疼痛剧烈,胳膊不能上举,检查局部无红肿,自己曾服止痛片,保泰松片,小活络丹均无效,我初诊时按一般的肩周炎处方治疗也无效,继用大活络丹也无效。时值春耕,患者是家中独特的劳动力,十分忧心,复来商治。我反复考虑后,处以全蝎红花汤三付试治,不想竟三付顿止,患者怕复发,又服三剂以巩固之而愈。

本院国大夫,偶患一侧小腿腓肠肌痉挛性疼痛,服止痛片不效,又自服阿片类药仍无效。我也用此方加牛膝二付,三啜而安(最后一次药熬干了没服)。97年我在沂南皮防站,苏大夫的娘家母亲,母撄八十,患三叉神经痛,服西药不效,我用此方加白芷,也三付而疼止。由此可见全蝎止痛之功。

全蝎治神经性疼痛疾病,古已有之,并非我之发明,如直指方载:(全蝎)可治“风淫湿痹,筋骨挛痛。”《本事方》的麝香丸也是用全蝎作为主要药物,许氏称“予得此方,凡是历节及不测疼痛,一二服便瘥。”并举例说:一贵家妇人,遍身走注疼痛,至夜则发,如虫啮其肌,多作鬼邪治……三服愈。”按从许氏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三点,一是不测疼痛就是忽然出现的神经性疼痛,二是他也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这个处方(指麝香丸)。这说明在他以前就早已有人用全蝎来治疗此类疼痛性疾病了。三是效果十分显箸,………三付即愈。

《中药大辞典》说:(全蝎)治疗痹痛,不仅有较好的止痛作用,而且对患处发麻也有效,(页)岳美中在论述章次公治王玉美顽固性头痛案方后说:“此案节合余历年来使用蜈公全蝎之经验,觉其镇痉之效,并不显箸,而镇痛之力特强,用之得法有立杆见影之妙。”我也深有同感焉。

可惜的是,人们普遍认为全蝎有毒而不敢用,即用也都用量很小,其实成了辅佐药,所以其效不显,不知治疗坐骨神经痛这样的重证,方宜专,不宜杂,量宜重,不宜轻。杯水车薪,难救烈焰。这正是柯琴所谓的“一人而系一世之安危者,当大其权而专用之,一药而系一人之安危者,当大其量而独用之”的道理。其实,全蝎虽然有毒,但对人来说,它的毒性并不大(这主要是指口服)。早年我初学医时曾亲自用它治疗发际疮,用全蝎大的七个,煎鸡蛋1—2个,一次服下,又用蜂蜡和全蝎粉做成药丸,连服月余也没见到有什么付作用。

且笔者故乡沂蒙山区,盛产优质全蝎,现在的油炸全蝎,竟成为招待贵宾的名菜。又曾见报刊上报道,山东某地一老人,专吃活蝎,每年要吃活蝎十几条,身体健康,百病不染。笔者多年来治此病,全蝎常用量都用10—30克(成人量),除一例服药后说感觉口唇发麻,其他人都无不适反映。应该提及的是,全蝎的炮制,现在都用盐制,而且盐用的特多,故应用时,应嘱患者先用清水泡洗,去掉盐味再煎,否则煎好后的药汤太咸,有时几难于下咽。又笔者初拟此方时,全蝎还不算太贵,可如今的价格几乎让人消受不起,也算一大憾事。

(2)红花:又名草红花,为菊科植物红花的干燥花蕊,性味辛温,有活血通经,祛瘀止痛之功,一般多用于妇科,内科和外伤引起的瘀血肿胀,跌仆损伤等证,很少见到用来治疗坐骨神经痛。我有一妻妹,于76年时得过此证,痛剧时自己不能行走,我曾为之治疗,当时我初学医,只知用一般的止痛药物如:保泰松,B1片,强的松之类,效果并不明显,只好等她自然缓解,后来有人教一偏方,用红花煮鸡吃,吃后发汗,病竟愈。虽然后来还是复发了,但这却给了我启发,我想这大概就是治风先治血,血活风自灭的道理所在。

《药品化义》说:红花,善通利血脉,为血中气药,能泻而又能补,各有妙义,若多用三四前,则过于辛温,使血走散,……佐归芍治遍身或胸腹血气刺痛,此其行导而活血也……(中药大辞典,页)。由是观之,此方红花之用,正取其辛温活血,行导之性,所谓“通则不痛”是也。

(3)威灵仙:为毛茛科植物威灵仙的根,性味辛温,李时珍说:威,言其性猛,灵仙,言其功神也。朱丹溪说:威灵仙属木,治痛风之要药也,在上下者皆宜,服之尤效,其性好走,也可横行,故崔元亮言其去众风,通十二经脉,朝服暮效。

《药品化义》说:主治风湿痰壅滞经络中,至成痛风走注,骨节疼痛,或肿或麻木,……酒拌,治二臀痛……。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威灵仙治身体各种疼痛,在古时已广为应用,特殊是治二臀痛,这就更接近于坐骨神经性的疼痛了。现代药理研究也证实本品有抗菌止疼之效,限于篇幅,处方和例证就不一一例举了。这里我想要指出的是,此药治疗坐骨神经痛,量宜重用,成人用量应在30克以上效果才显箸,因此病不同于一般的风湿痹证,这也就是我一再强调的方宜专不宜杂,量宜重不宜轻的道理了。

(4)红糖和大枣:红糖之用,中医认为性温,能补血活血,这已为民间所习用,本方取用也是此义,而且又能用它调合药味,故无须多论。大枣作为药用,各家论述甚详,多以补气补血论之,其中唯以《长沙药解》概括最精,曰:大枣,补太阳之精,化阳明之气,生津润肺而除燥,养血疏肝而熄风,疗脾胃虚损,调经脉虚芤,其味浓而质厚,则长于补血,而短于补气。人参之补土,补气以生血也,大枣之补土,补血以化气也,是以偏补脾精而养肝血,凡内伤肝脾之病,土虚木燥,风动血耗者,非此不可,而尤宜于外感发表之际……。三复斯文,则方中用红糖大枣之意自明,不必诠解矣。

5.病案举例

(1)88年,我刚调到福洞不久,新民有一朝族妇女,年五十多岁,得坐骨神经痛病,原来由碱大夫和金院长治疗,金院长问我有没有好的办法,我问患者能不能吃中药,答曰能,我为开此方三付,复诊自医院(以前都是用牛车拉来的),又服三剂而愈。

(2)我曾把此方介捎给国大夫,他也用此方治愈过数例患者,竟然在八家子以治坐骨神经痛而著名,最典型的一例是:他有一次去长春,正好他的妹夫得了此病,卧床不能行走,久治不愈,他为开了此方,服药后一小时,自己顿觉痛除,下地走了二里多路,兴奋的说,简直是神方。

(3)我搬家回到沂南县后,建筑公司有一女职工,名尹纪花,以前我曾数次为之治病,一日来问我说:娘家母亲患坐骨神经痛,疼痛剧烈,久治不愈,自己因不堪痛苦,二次要自杀,幸被家人发现,问我能不能治疗这种病,我具体的问了病情,为开了此方,服三付减轻,六剂而愈,至今已有十年,再未复发。

6.结束语

坐骨神经痛一病,疼痛剧烈,患者十分痛苦,中西医对此病都缺少特效疗法,多年来笔者通过不断探索,学习前人经验,采纳民间验方,去粗取精,精简处方,自拟全蝎红花汤治疗此病,对疼痛剧烈的患者,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一般都在三至六剂即可治愈。同时,根据异病同治的原则,试用于其它部位的神经性剧烈疼痛性疾病,也收到了一定的疗效。同时,也发现此方对于患者自己感觉不太痛的坐骨神经痛病,效果反而不太明显,甚至无效,这其中原因还有待于继承探索,为早日使众多的坐骨神经痛患者解除痛苦,愿把这一还不太成熟的经验介绍出来,供大家继承研究探索,以期使治疗坐骨神经痛的理法方药更至完善,这就是我的心愿。

手指长按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